包子大银

你好呀这里包子!w
萌的cp不拆不逆不无差,蟹蟹!
叶蓝 忘羡 曦澄 薛晓 冰九 花怜 酒茨 邱蔡
扩列看这里:1149246547欢迎各位来找我玩呀(⌯¤̴̶̷̀ω¤̴̶̷́)✧

【叶蓝】过客?非也

嗷!是叶蓝元旦贺文鸭!

话说……我也想组个队带个萌新就能捡到一大佬当徒弟弟鸭……(小声bb)

———————————————————————

蓝河,今年21岁,大三,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大号蓝桥春雪,一只帅气而正直的华山。从开服到现在,靠着肝和小氪混上了二万,在clx里小有名气。凭着清澈而干净的声音和温和的脾气,收获众迷妹迷弟。

蓝河平日里就清清日常,每周带帮里新人打打侠士宗师雪山蝙蝠岛,偶尔去论剑溜达两圈,然后和亲友聊聊天,操控着自家帅气的华仔到处拍照看风景。没有徒弟没有情缘,潇潇洒洒的过着舒坦的小日子。

平日里除了在世界boss时见过君莫笑,偶尔会喊大神刀下留怪,蓝河和他几乎没有交集。所以蓝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国服第一武当、被clx玩家封神的君莫笑有过多交集,更未想过,他会和他过完平平淡淡的一辈子。

蓝河:我当初就不该进那个队,收那个徒[微笑JPG]

那天,江南晴空万里,做完茶馆答题的蓝河准备去清个日常副本,见世界上一89级的小和尚在那里嚎着:一条龙四等一!蓝河想:诶,挂机日常的好机会啊!于是点开了小和尚的头像,申请入队。

无聊肝小号的叶修正在世界上喊着一条龙,见突然冒出的入队申请便毫不犹豫的同意了。由于小号是刚创的,修为不够不能挂机,所以叶修难得体验了一次低修手动新秀本的感觉——全程走位风骚。

蓝河本来挂机和亲友聊着天,但亲友有事要忙,他便呆呆的看着他家华仔。这一看便发现,这个叫君归的小和尚……操作还挺厉害的啊,啧啧啧,这走位,够风骚。

于是蓝河抱着一种挖人才的心,向小和尚丢了一个好友申请。在系统提示君归通过你的好友申请后,蓝河便开始了他的忽悠战术。

蓝桥春雪:你好啊小和尚,我看你操作挺厉害的,是老玩家还是萌新啊?要不要加入蓝溪阁啊?进帮包副本,还送情缘和师傅哦!

君归:……

君归:蓝溪阁不是蓝雨庙吗?情缘?送大老爷们儿?

蓝桥春雪:……送师傅包副本,你看看你这一身系统装,这怎么行!行走江湖,怎么可以不要师傅呢!来来来徒弟,师傅带你躺飞!

蓝河说着,发过去一封收徒申请和邀请入帮。

君归:……

蓝桥春雪:快快快,快接受啊!这可是我第一次收徒!

君归:……行吧,那师傅以后要照着我啊。

蓝桥春雪:好的徒弟!快快快,咱把入帮申请也同意了!

两人刷完一条后去夫子庙做了个拜师任务,这算得上真正的师徒了。看着这正在传功的一大一小,叶修笑了笑,莫名其妙多了个师傅,从没有过师傅和徒弟的叶修感觉,还挺不错啊!“呵,这小华山还挺有趣的……”

刚传完功,蓝河便去敲新收的小徒弟,准备带他去瞎溜达。

蓝桥春雪:徒弟啊……你接下来有没有什么安排啊?咱们一条也刷了,要不要我们到处逛逛啊?

君归:随意啊师傅,你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于是叶修体验了一把逛遍整个地图的感觉……

有徒弟的感觉很新奇。从以前一个人到处瞎溜达到两个人连麦逛地图,从一个人独来独往到身后跟着一只小尾巴。每天都有人记着他。这略显枯燥的生活也变得有一丝有趣。

欺负徒弟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没有之一。如今,蓝河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徒弟,没错,欺负徒弟。每天带徒弟过完一条后,把他拎到某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发送切磋,然后美滋滋的胖揍一顿,揍完之后再抱着自家小崽子去溜达。不过自家崽子似乎一点也不生气,不仅不会生气,还会轻笑着说师傅真厉害。蓝河摸了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

都说徒弟是拿来撩和调戏的。蓝河觉得自家徒弟……似乎有些角色互换?蓝河第一次调戏徒弟是在中原的壶口瀑布那。那天,站在落日余晖中望着中原美不胜收的风景,蓝河脑子一抽,说徒弟来,叫声师傅,好听点。他家徒弟一愣,随即轻笑了一声,低沉的声音流入耳朵,像轻轻的在耳边吹了口气。呵,师傅,你有点皮啊,不过你的要求,我都会满足的。蓝河捂住绯红的脸,妈呀……自家徒弟怎么这么撩啊……

蓝河觉得,他家徒弟很厉害,绝对是一大佬,还是通全门派的那种。蓝河和他一起连麦打天下会武,偶尔会放空大招,这让蓝河很头疼,毕竟大招的伤害,可能会成为获胜的关键。自家徒弟因为修为低,一般开局没多久就躺了,所以自己是关键。徒弟旁观时,总会在必要的时候告诉自己用那些技能比较好。有时也会告诉自己更适合的连招和不为人知的提修小方法。蓝河觉得,捡的这个徒弟更像是捡的师傅。

带了一阵子徒弟的蓝河总觉得很不对劲。别人都是师傅宠徒弟,怎么到他这就反了呢?于是蓝河向自家小徒弟发了个要抱抱。

蓝桥春雪:徒弟啊……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啊?

君归:嗯?怎么了师傅?

蓝桥春雪:我怎么觉得……你才是师傅我才是徒弟啊?

君归:嗯?难道是我对你的指导太多了让你认清了事实?

蓝桥春雪:……滚滚滚我认真的,真的感觉很不对劲!

君归:怎么说?

蓝桥春雪:人家都是师傅宠徒弟,我怎么觉得……你宠我比较多啊?

屏幕后面的叶修看见这句话忍不住咳了两声,是自己太明显了?叶修有些心虚。

君归:……错觉错觉,可能是我太喜欢师傅了吧

太喜欢师傅了……蓝河摸了摸自己扑通扑通的小心脏,有些懵。

蓝河发现自家徒弟似乎有很强的占有欲。比如打本时遇见了小粉丝,小粉丝会向他要抱抱,每次同意后,他的徒弟都会在队伍里幽幽地说一句:“师傅,你只能我抱。”蓝河偶尔会和脸好看的玩家合影,但只要蓝河和别人并肩站在一起,他的徒弟就会幽幽地出现在他俩中间:“师傅,我捏的脸也很好看。”蓝河被他搞得很无奈:“徒弟啊,你这是要干嘛啊?”“没什么,就是想独占你罢了。”蓝河被搞得小脸绯红。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蓝河觉得,他和徒弟之间的气氛似乎越来越微妙了。蓝河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有些改变了,像是有一个人,突然闯进自己的世界,占据了你的一切,满脑子都是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恋爱经历为零的蓝河转身问正在撩小姐姐的二笔。二笔听后一脸震惊,丢了手机就跑过来,摇着他肩膀说:wc老蓝!你喜欢上谁了!老实交代!是游戏上认识的还是……蓝河晕乎乎的,原来这是喜欢啊……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徒弟……

官方线下活动一出来,蓝河就忍不住戳了自己徒弟。

蓝桥春雪:徒弟,这次的线下活动你来吗?

君归:嗯?师傅要去?

蓝桥春雪:嗯,你来吗?

君归:我来。

蓝河盯着这句我来,咬了咬嘴唇,想面基……但是怂,怕被拒绝。正当蓝河纠结要不要问他面基时,对面发过来一条信息。

君归:师傅在那里等我啊?

蓝桥春雪:!!!1入口,到时候游戏联系!

“哇!开心至极!”蓝河欢呼了一声,将红红的脸埋进枕头中。

就这样,蓝河每天勤勤恳恳带着自家宝贝徒弟,带完徒弟又带着徒弟到处瞎逛,师徒两人感情飞速上升。偶尔还会开语音和他的小徒弟聊天。蓝河特别喜欢他徒弟的声音,有些低沉,听着他徒弟年龄比他大一些呢。不过蓝河一直觉得,他徒弟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似乎在那里听过?

线下活动那天,蓝河精心打扮了一番,帅帅的去找小徒弟面基。到入口后,蓝河低头看着手机,静静地等着自家徒弟的到来。徒弟会是什么样的呢?声音好听,又有些熟悉,会不会自己认识呢?蓝河想得入神,直到有人揉了揉自己的头,叫了声师傅。

是自家徒弟的声音!蓝河猛的抬头,眼前的人比自己高一些,一身休闲装,白白净净的脸有点虚胖,但毫不影响他的帅气。有一丝熟悉……

“师傅。”他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师傅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蓝河笑着作捂心状:“徒弟!哇!这么帅!为师难受了……”叶修挑眉:“怎么?师傅不喜欢吗?”“咳咳咳!让为师仔细瞧瞧!”蓝河上下打量着叶修,好熟悉啊……“徒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噗,师傅啊,我们在校庆上见过啊,还是你接待我的啊!”“嗯?等等!让我想想……叶神!”“答对了!不错,不愧是我家小师傅。”看着眼前笑嘻嘻的人,蓝河心里震了一下。自己喜欢的人……可真厉害,游戏玩的好,工作也很厉害。

一天的线下活动,蓝河玩得很开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最后要到了暗恋对象的联系方式还是和暗恋对象带着一起的缘故。

自从上次线下后,两人的交流也从线上到了线下。蓝河会跟叶修吐槽学校、今天的发生事和学习上的难题,叶修也会和蓝河吐槽工作上的烦心事、今天遇见的有趣的事和奇葩的合作方。他俩的距离,在逐渐缩短。

突然有一天,蓝河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自己忘了问叶修大号ID了……于是蓝河戳了戳自己的暗恋对象。

蓝桥春雪:诶徒弟啊,我一直忘了问你一件事了。

君归:嗯?

蓝桥春雪:你大号那个区的?叫什么啊?加个好友呗!

君归:……就这个区的

蓝桥春雪:那好啊!加个好友以后打本一起打本啊!

君归:……你确定?

蓝桥春雪:确定确定!难道是你大号修为比我低怕我笑你?不会的不会的哈哈哈

君归:……那行,等会儿。

君莫笑申请加您为好友。

蓝河一脸懵逼,等叶修的好友申请没等到,等来一大神。这大神怎么加自己啊……过了一会儿,蓝河还是没等来他家暗恋对象的好友申请,蓝河忍不住去敲了敲叶修。

蓝桥春雪:还没好吗?

君归:?

蓝桥春雪:叶神你不会真的是修为比我低不敢申请吧……没事的我不嫌弃你!

君归:我不是发了好友申请了吗?你没同意啊!

蓝桥春雪:嗯?我看看!

蓝河看了看好友申请列表,嗯,只有君莫笑。

蓝桥春雪:没有啊!

君归:嗯?我申请了啊!

蓝河盯着这句话,心里有点慌……

蓝桥春雪:嗯???你……你什么门派的?

君归:武当啊!

蓝桥春雪:君……君莫笑?

君归:是啊蓝河,同意好友申请啊!

蓝河一哆嗦,手机啪的一下摔地上了。他……他收了全服第一当徒弟……偶尔还欺负他逗他……最可怕的是……他蓝河,喜欢他。

等蓝河回过神来,哆哆嗦嗦的把手机捡起来后,发现他的徒弟兼暗恋对象已经发了好几条信息了。

君归:师傅?

君归:怎么了?生气了?

君归:……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是沐橙让我先别告诉你的。

君归:人呢?

君莫笑:师傅?

君莫笑:小蓝?

蓝河心里很慌……他的暗恋对象真的很厉害啊,不仅这么年轻就创了公司做了总裁并且混得风生水起,而且游戏还玩得这么好……君莫笑啊……他可是公认的温柔啊……而且他的绑奶不是沐雨橙风吗?那不是他公认的情缘吗?他……对待自己那些会不会只是他对人该有的温柔?蓝河脑子晕乎乎的,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该去打扰一个神的生活。

蓝桥春雪:叶神……您可别逗我玩了……

君莫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抱歉

蓝桥春雪:您别叫我师傅了……

君莫笑:那叫你小蓝?

叶修没有等来蓝河的回复,蓝河原地下线了。叶修去QQ戳蓝河,蓝河不回,打蓝河电话,却显示已关机。叶修慌了,他似乎搞砸了。怎么办……蓝河生气了,因为自己欺骗了他……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要不……全部都告诉他吧……

蓝河直接将手机关机了,他的脑子很乱,他很难受。蓝河扑到自己的床上,将脸埋进枕头里。二笔看着丧到极致的蓝河,很是担心“老蓝,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蓝河深吸了两口气,声音却是抑制不住的哽咽:“呜……二笔……我似乎……失恋了……”二笔闻言一愣“老蓝你……”“他真的特别特别好,工作有好,学习又好,脾气又好,游戏玩得又好,他……他就像神一样完美……但他也像神一样遥不可及。我,大概就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蓝河蹭了蹭眼泪,扭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丑的微笑“最重要的是,他真的超温柔啊,温柔到我没办法判断我于他来说,是不是那个特殊的人……”

他是温柔本身,他的温柔不属于你,属于众生,而你是众生。

“呜……二笔……暗恋真的是一张单程票啊……从你喜欢上他的那一瞬间,就发车了……连下车的机会都没有了……”“老蓝……”二笔搂着蓝河,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乖……”

第二天,蓝河肿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时已经是中午了。满脸憔悴,丧得不能自已。被二笔赶去洗脸吃饭后,才想起给手机开机。刚开机就收到一堆未接电话和信息,全来自一个人——叶修。那人……给自己发这么多信息干嘛?难道是怕自己生气了……不可能的吧。蓝河摇了摇头,却不小心点开了短信内容。

叶修:蓝河,别生气了,我错了,没告诉你是我的不对。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欺骗了吧?所以,我要坦白一些事。

我喜欢你。这件事一直不敢告诉你,我怕你接受不了。擅自喜欢你真的很抱歉。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新生报到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对你是一见钟情。由于专业不同,一直没办法和你说话,我怕吓到你,所以一直偷偷关注你。这三年来每个月的花也是我送的。去年校庆,终于和你搭上话了,结果你把我忘了……直到几个月前,突然发现我俩玩了同一个游戏,而且在同一个服,那个偶尔遇见的小华山是你,他们说我大号去找你可能会被你们群殴到爆装备,于是我就开了个小号,谁知道在练级时就遇见了你。其实你不找我,我也会来找你。

小蓝,他们都说我很温柔,温柔到像是属于众生而不属于某个人,所以我试着对你泄露一些别的情绪,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察觉到。你与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看完短信的蓝河手有些颤抖……蓝河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对方几乎是秒接。“喂?小蓝?不生气了?抱歉我……”蓝河垂着眼,轻声喊了句叶修。叶修一愣“嗯,我在。”“叶修,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叶修呼吸一滞,猛的抬头“蓝河……你说什么……”蓝河勾起了嘴角抬头轻轻的说道:“我说……我们在一起吧,已一辈子为前提。”

                                       
—————————————————————END

[蓝蓝生贺]冬日

一个小甜渣!!!


是喵蓝鸭!!!!我也想养一只喵蓝(:з」∠)_——by一只忙到飞起的包子


——————————————————————————


冬天的蓝河是出了奇的懒。一到冬天,蓝河就犹如软体动物一般,整天都软趴趴的。


在闲暇的冬日,蓝河最爱的便是变成本体,窝在叶修怀里,嚼着叶修给他准备的小零嘴,眯着眼听他玩荣耀。


某天,叶修刚抢了一个75级的野图boss后,捏着手低头去看蓝河。


蓝河正一动不动地趴在他大腿上,嘴里还叼着一小节鱼干。


叶修轻轻戳了一下蓝河的腿,低声喊了一句“蓝?”


蓝河甩了甩尾巴,不是很想睁眼。


“呵。”看着蓝河那懒得可爱的样子,叶修轻笑了一声,垂手捏了捏蓝河的前爪,一把提了起来。


蓝河无奈睁眼,见叶修正笑着看他,眼里是融不开的宠溺,蓝河心中一颤,耳尖有些发烫。


“蓝啊……”叶修低唤了一声。


蓝河望着叶修的眼睛,那里面全是自己。这就是自己喜欢的人啊。蓝河想着,心里有些小期待。


“蓝啊,你最近是不是长胖了啊,来来来,跟哥一起做运动♂减肥呗?”“……”


蓝河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后爪有点痒……荣耀第一人的脸啊……蓝河挣扎着,给了叶修一爪子。


啧,我在期待什么玩意儿啊???气成河豚:)


蓝河跳上桌子,爪子扒拉着耳朵背对着叶修。


“噗,生气了?”蓝河甩了甩尾巴“别气啊,乖,逗你呢。我们家蓝啊,一点也不胖。真的,不信看看我真诚的眼睛?”


蓝河扭头看了叶修一眼 不满的“呼”了一声。


叶修好笑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揉了揉蓝河的头,笑着说:“唉,不不不,我们蓝啊,一点也不可爱,咱蓝团是帅,对不对啊?”


蓝河蹭了蹭叶修的手。“呼噜。”


——————————————————————————


叶修v:


冬日的蓝团长:我不是胖我只是毛茸茸[图片][图片]


评论:


叶蓝一生推生一堆:蓝团长萌到犯规!!![土拨鼠式尖叫JPG]


今天的叶蓝也甜到齁呢:蓝团长:我听见有人说我胖。[狗头]


叶蓝包子铺:wdm蓝团可爱到哭泣!!!所以叶神……你今晚能上蓝团的床吗?[哈士奇]


蓝桥春雪v:…… :)


END


[叶蓝]取名废表示不存在der

文笔渣结尾渣,希望各位大佬不要嫌弃!顺便求个小心心嘎!(๑Ő௰Ő๑)

1.

叶修是一只红色的大狐狸,在森林中是出了名的大心脏。

有一天,叶修叼着烟叶在森林里晒太阳,突然他那大而蓬松的尾巴被拽住了,叶修扭头一看,是一只蓝色的小兔崽子。

“???”叶修疑惑的看着这只胆大的兔子。

“边牧先生你能送我回家吗?我把我的胡萝卜给你。”

“……我是狐狸,专门吃兔子的狐狸。”

小兔子愣住了,正在叶修转身准备拔腿走狐时,尾巴又被拽住了“狐狸先生你能送我回家吗?我把我的胡萝卜给你”

“……”初生兔崽不怕狐???叶修一脸心情复杂,看着正拽着自己尾巴的兔崽子,一把拎起来。

“走吧走吧,下次你可要小心点,可不是所有肉食动物都像我这样。”

叶修把小兔崽子放在了蓝雨门口,目送小兔子扭着尾巴走进去。

为什么叶修不送进去呢?他可不想被黄少天给逮到说拐骗他家的小兔子,那家伙一开口就闭不上了。

“谢谢狐狸先生!”小兔子甜甜的道了一声谢,叶修心颤了颤,暗道一声:完了,要栽。

2.

“狐狸先生!”叶修颇为无奈地拎起抱住他尾巴的小兔子。

“狐狸先生我们去拔胡萝卜吧!”小兔子期待的望着他,像一个正盼着大人带他去游乐园的小孩子。

叶修把刚想拒绝的措辞咽下肚,轻轻揉了一下小兔子的头“好啊,走呗。”

“耶!”小兔子欢呼了一声。似乎这样也不错啊,叶修无奈地笑了笑,任由小兔子拉着他的手走向胡萝卜地。

于是当天,荣耀森林里到处都在议论着大心脏拉着的小纯良是谁,这是怎么回事。只有蓝雨族长喻文州淡笑道:“前辈栽了。”

3.

今天的小兔子失了往日的活力,一副心里有事的样子,跟打了霜的茄子似的。

叶修心里有些不舒服,一把抓住小兔子的耳朵,将他拎了起来。

小兔子挣扎了几下,瞪着红红的眼睛问:“你干嘛!”

“你怎么了?”小兔子听到这句话更焉了“我可能以后不能和你一起玩了,大春他们说兴欣的大心脏在附近转,他很喜欢拐小动物……”

“就这个?”叶修松了一口气“你不用担心,那只无敌最俊朗的狐狸已经不拐小动物了。”

“诶?你怎么知道!”看着蓝河惊讶的表情,叶修倒有点不知如何开口了。

“因为……”“对哦!”“嗯?”“你也是狐狸!你一定认识他!”“嗯……”

4.

“狐狸先生,我想快点长大!长大了就会变得和黄少一样厉害了!”

小兔子的眼神闪着光,一副憧憬的模样。

“你眼里就只有黄少天?”叶修不开心了。

“当然不是!”叶修闻言,挑了挑眉“还有喻队、大春、二笔……”“……没了?”“没了啊。”叶修夸张地捂住胸口,一副“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的样子。

“噗哈哈!逗你玩的,当然还有狐狸先生啦!”“噗,你啊……一定要快点长大啊。”

我快等不及对你的捕捉了,自私的我想要你的全部。

5.

“明天我不能和你去放风筝了,黄少让我去给在空知林历练的喻队送一些蘑菇,抱歉啊”小兔子一脸歉意地看着叶修。

“去呗。”叶修有点失落。

小兔子一把抱住叶修,抬头望着他“狐狸先生,你说《小红帽》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呀……”

“你担心?”“唔……”“明天一起吧,我去拜访一位朋友,顺便送你过去。”

第二天,在叶修的护送下,小兔子平安到达空知林。

“辛苦了,蓝河。还有前辈。”喻文州微笑着望着蓝河身后的叶修“昂,应该的。”

回去的路上,蓝河犹如黄少天附体,“狐狸先生你怎么会认识喻队啊?你说的朋友是喻队吗?你和喻队怎么认识的啊……”

“蓝河?”“嗯?”“挺好听的,你知道我叫什么吗?”小兔子呆愣愣的望着他,摇了摇头“我叫叶修,记住了啊。”“哦!叶修你怎么认识……”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

6.

“叶修!嘿!”蓝河逆着夕阳的余晖向叶修跑来。

“你怎么现在约我出来?晚上的千波湖可没有白天安全啊。”叶修笑着说。

“今天我成年了!”蓝河举了举手里的胡萝卜蛋糕,抬头笑着说“我想和你一起过生日,大春他们说晚上的千波湖有萤火虫,特别美!”

“……傻。”叶修抬手捏了捏蓝河的耳朵。蓝河觉得有一股电流从耳朵漫向全身,酥酥麻麻的

。“松开啊,痒……”“呵”叶修看着蓝河粉红粉红的耳朵,轻笑了一声“我偏不。”“你是小孩子啊!”蓝河一爪子拍掉了叶修的魔爪,溜到了一边。

夜幕降临,萤火虫从草丛、树枝、叶间飞了出来,那青绿色的光倒映在湖中,与天上的星和月构成了一副画。

“哇……叶修!你快看!好美!”“嗯……蓝啊。”“嗯?”“生日快乐。”

蓝河扭头看着一旁的叶修,此时的叶修被萤火虫包围着,像神明一般,眼里布满星辰。

蓝河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曾在书上看过的一句话“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蓝河回过神来发现叶修正笑着看自己,慌忙的低下头,挠了挠发烫的耳朵“嗯……生日快乐。”

7.

“叶修,我……我想请你去蓝雨玩。”蓝河坐在千波湖的一块岩石上,晃着腿,偷偷瞄着叶修。

“不去。”叶修果断拒绝。“为什么啊!”蓝河有些急了,跳下石头去抢叶修的烟叶。

“为什么不去啊!我们蓝雨超好的!你一定会喜欢的!”“你们黄少天吵死了,不去不去。”最主要是被他看见了,自己偷偷去看他这件事准会被说出去。

“不许这么说黄少!虽然是这么的……你你你怎么知道的!你又没去过!”“猜的。”叶修扭头说道。

他不会告诉蓝河,他经常偷偷溜进蓝雨看他。

8.

“叶修,明天你能带我去千波湖对面玩吗?”蓝河指了指湖的那边“对面可真美。”

叶修顺着蓝河指的方向看去“是挺好看的,不过大春他们不是不让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吗?话痨和手残也说过。”

自从某次聚餐得知叶修和黄少天他们很熟之后,叶修就彻底暴露了他对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嘲讽。

蓝河的嘴角抽了抽,干笑着,有些底气不足“那什么,我都成年了啊,而且他们是怕我走丢和遇见危险,这不有你吗,有你就不怕了啊。”叶修听到这句话时,目光暗了暗。

其实我才是那个危险,因为我每分每秒都想将你占为己有。

9.

蓝河生病了,痊愈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叶修。

蓝河一出蓝雨的大门就看见一脸憔悴的叶修坐在门边。

“叶修你怎么在这啊?”叶修抖了抖耳朵,站起来“你生病了?”“是啊,不过已经好了,可以出去玩了!”

为了证明自己已经痊愈,蓝河特意转了个圈,蹦了两下。

叶修松了一口气“好了就行,多休息啊,别刚刚好就到处乱跑,我先走了。”叶修摸了摸蓝河的耳朵,转身离开。

“那只狐狸终于走了,都在这坐了三天了。”“是啊,一看见老蓝好了就走了。”“呦~”

蓝河听着树上车前子和夜度寒潭的调侃,眼里蒙上了一层水汽“叶修!”

“怎么了?”叶修转身,憔悴的脸上带着笑。

“我有没有告诉你一件事,我真名叫许博……”

“我知道。”“诶?”“我知道你叫许博远,我还知道你喜欢我。”

蓝河有些慌了,他的秘密被叶修知道了,叶修……会不会讨厌他啊……

“噗”叶修看着不知所措的蓝河不厚道的笑了“巧了,蓝河大大,哥也喜欢你,要不要一起共度余生啊。”

叶修看着叶修张开了双臂,一把接住了向他扑来的蓝河“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蓝河最喜欢叶修了!”

END

2018.7.13

by包子大银

请求

拜托(:з」∠)_

糊不英俊:

_(´ཀ`」 ∠)_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一个小甜渣|・ω・`)

ummmmmm一个小甜渣,梗来源于昨天下午学校的法制讲座,很适合拿来撩人哦w(bushi)

叶修翻着被强塞入手中的法制科普传单,当他看到偷盗这一条时忽然笑了笑“小蓝,你犯了偷盗罪啊,得判个两三年。”

蓝河转头,一脸莫名其妙地盯着笑得像一只狐狸的叶修,愤愤道:“我偷你什么了你说!你敲诈我这么多稀有材料我还没说你敲诈呢我偷你什么了!”

“呵呵,你偷的东西可比这些稀有材料珍贵得多呢!”叶修轻笑了一声,抬手揉了揉蓝河的头“你偷的可是我的心啊,小蓝。”

看着笑得一脸宠溺的叶修,蓝河别过头留给叶修一个后脑勺,嘟囔了一句“叶修你犯规啊,黄牌警告……”

叶修看了一眼耳尖红得滴血的蓝河,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手上揉的更欢了。

暗恋那些事

这是一篇蓝蓝视角的论坛体,文笔渣而短小,不要嫌弃我啊爱你们啾咪(*꒦ິ⌓꒦ີ)

@蓝桥春雪:

谢邀。关于暗恋那些事我大概最有说的了。我暗恋对象是电竞圈的一位大神,火到没玩过那游戏的人都认识他。你们或许会认为我这是对偶像的爱,并不!我的偶像是黄少,才不是这混蛋。

我和他是认识的。那时他因为一些事宣布退役,正好碰上新区开服,他打算在那里东山再起,当时我也因为和公会一成员不和而主动申请到新区开荒。于是当晚,他连拿了三个首杀……不引起我注意力都难啊兄dei!!!于是我抱着为公会刷记录随便拉高玩的目的去私他,然后……被他坑了一堆稀有材料。我有一句桥立马必须讲。再往后一些,他绑了新区副本的记录和野图,从此十区噩梦开始。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特别喜欢逗我。有一次血枪手刷新,我带团刷。刷到大半,他带着他团突然出现,我们整个团都炸了,果不其然,boss归了他们。然后这家伙特不要脸的凑到我身边说了句:“哟小蓝,不好意思啊,又抢了你们的boss。”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兄弟,你也知道是又啊!你的良心呢!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我们!”我没好气的回道。他那九百的手速秒回“心在你那里啊,我要什么?你还不清楚?当然是你啊蓝团长,来我们这吧!待遇比你们蓝雨好不知道好几倍。”我去……我当时直接懵了好吗,爆手速敲了一句避重择轻的回答“滚啊我是蓝雨的人!!!!”然后原地下线。我摸了摸脸,烫烫的,心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丢人……”

后来他建立了一个公会,我立马被会长打包送去当卧底,可见他对十区的危害有多大,简直是一颗行走的炸弹。我在他公会当卧底没多久就被他发现了,让后被迫在那里帮他打了五天的工,还被戏称为头号保姆,心情复杂,我还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奸商的。

上周的首届世邀赛,我有幸成为战队的随从人员,终于有机会这么近距离接触他真人了。和想象中的一样,白白净净的,脸有些虚胖,皮肤成病态的苍白,手看起来很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看着挺欠揍的。他大概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扭头看了一眼,对旁边的人说了几句便笑着走了过来“小蓝?”我愣了一下“大神你怎么知道是我啊?”他轻笑了一声“啊,看着像那种一调戏就会炸毛的兔子。”嗯????!我感觉我的微笑破裂了“呵呵呵呵大神你慢慢玩我先走了。”“小蓝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人生地不熟的。”wtf?哥们你是来打比赛的不是来旅游的好吗???!“逗你的逗你的,哥走了啊,没事来找哥玩,0520,记住了啊。”“好……”从那天后他就忙得不行,直到世邀赛结束那天,国家队在他的领导下赢了,不愧是荣耀第一人,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当晚的庆功宴,被几个在荣耀上熟识的人劝了几杯酒后脑子一抽跑去向他告了白。他愣了一下,我还没等他开口就逃走了。我大概是怂了吧。毕竟现在的他身披荣耀,而我只是一个公会的高管。他于我就像一颗星星,闪耀而遥不可及。我的暗恋就到此结束吧。

回复:

君莫笑:小蓝你跑啥?把哥那晚准备说的都说了你跑啥?回去后游戏也不上信息也不回电话也不接的,快开门,我到你家门口了

蓝桥春雪 回复 君莫笑:???!

end

#包子的小剧场#:

包子(递话筒):叶神,关于前段时间您内人蓝团长在某论坛上说你总是欺负他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叶修:蓝啊,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微笑)

包子(点头):哦哦,欺负得哭不出来……嗯???[叶神你当众开黄腔真的不怕蓝团长让你睡沙发吗?|・ω・`)]

蓝颜祸水

第一篇叶蓝,希望各位大佬喜欢!(可以给我小心心嘛?超小声x)
https://shimo.im/docs/cE0VFstZtzUakNwr

酒茨小甜饼


“挚友喜欢的所有东西茨木都喜欢!除了红叶……”茨木低着头紧紧的捏着衣角,语气透露着满满的醋意。酒吞好笑的看着醋罐子茨木,颇为无奈的问道:“那你喜欢你自己吗?”“????”茨木一脸疑惑的看着酒吞。不是在说酒吞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吗??!怎么突然问自己喜不喜欢自己啊???“呃……挚友什么意思啊???”酒吞轻笑了一声,把手里提着的礼物袋挡在茨木面前“不是说我喜欢什么你都喜欢吗,我喜欢你,那你喜不喜欢自己啊。”茨木抱着袋子,红着脸抬头看酒吞,眼睛亮晶晶的“挚……挚友!”酒吞抬手将茨木的帽子扣下来“傻。”茨木将帽子抬起来时,只看见了转身没走几步的酒吞和他耳尖上的那一抹淡红。

他真的超棒超温柔!!!!!!

我家kbb真的超可爱啊啊啊嗷嗷啊啊啊啊!!!暴风式哭泣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