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砸大银

你好呀这里包子!w
萌的cp不拆不逆不无差,蟹蟹!
叶蓝 忘羡 曦澄 薛晓 冰秋 花怜 酒茨 邱蔡
扩列看这里:1149246547欢迎各位来找我玩呀(⌯¤̴̶̷̀ω¤̴̶̷́)✧

[叶蓝]取名废表示不存在der

文笔渣结尾渣,希望各位大佬不要嫌弃!顺便求个小心心嘎!(๑Ő௰Ő๑)

1.

叶修是一只红色的大狐狸,在森林中是出了名的大心脏。

有一天,叶修叼着烟叶在森林里晒太阳,突然他那大而蓬松的尾巴被拽住了,叶修扭头一看,是一只蓝色的小兔崽子。

“???”叶修疑惑的看着这只胆大的兔子。

“边牧先生你能送我回家吗?我把我的胡萝卜给你。”

“……我是狐狸,专门吃兔子的狐狸。”

小兔子愣住了,正在叶修转身准备拔腿走狐时,尾巴又被拽住了“狐狸先生你能送我回家吗?我把我的胡萝卜给你”

“……”初生兔崽不怕狐???叶修一脸心情复杂,看着正拽着自己尾巴的兔崽子,一把拎起来。

“走吧走吧,下次你可要小心点,可不是所有肉食动物都像我这样。”

叶修把小兔崽子放在了蓝雨门口,目送小兔子扭着尾巴走进去。

为什么叶修不送进去呢?他可不想被黄少天给逮到说拐骗他家的小兔子,那家伙一开口就闭不上了。

“谢谢狐狸先生!”小兔子甜甜的道了一声谢,叶修心颤了颤,暗道一声:完了,要栽。

2.

“狐狸先生!”叶修颇为无奈地拎起抱住他尾巴的小兔子。

“狐狸先生我们去拔胡萝卜吧!”小兔子期待的望着他,像一个正盼着大人带他去游乐园的小孩子。

叶修把刚想拒绝的措辞咽下肚,轻轻揉了一下小兔子的头“好啊,走呗。”

“耶!”小兔子欢呼了一声。似乎这样也不错啊,叶修无奈地笑了笑,任由小兔子拉着他的手走向胡萝卜地。

于是当天,荣耀森林里到处都在议论着大心脏拉着的小纯良是谁,这是怎么回事。只有蓝雨族长喻文州淡笑道:“前辈栽了。”

3.

今天的小兔子失了往日的活力,一副心里有事的样子,跟打了霜的茄子似的。

叶修心里有些不舒服,一把抓住小兔子的耳朵,将他拎了起来。

小兔子挣扎了几下,瞪着红红的眼睛问:“你干嘛!”

“你怎么了?”小兔子听到这句话更焉了“我可能以后不能和你一起玩了,大春他们说兴欣的大心脏在附近转,他很喜欢拐小动物……”

“就这个?”叶修松了一口气“你不用担心,那只无敌最俊朗的狐狸已经不拐小动物了。”

“诶?你怎么知道!”看着蓝河惊讶的表情,叶修倒有点不知如何开口了。

“因为……”“对哦!”“嗯?”“你也是狐狸!你一定认识他!”“嗯……”

4.

“狐狸先生,我想快点长大!长大了就会变得和黄少一样厉害了!”

小兔子的眼神闪着光,一副憧憬的模样。

“你眼里就只有黄少天?”叶修不开心了。

“当然不是!”叶修闻言,挑了挑眉“还有喻队、大春、二笔……”“……没了?”“没了啊。”叶修夸张地捂住胸口,一副“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的样子。

“噗哈哈!逗你玩的,当然还有狐狸先生啦!”“噗,你啊……一定要快点长大啊。”

我快等不及对你的捕捉了,自私的我想要你的全部。

5.

“明天我不能和你去放风筝了,黄少让我去给在空知林历练的喻队送一些蘑菇,抱歉啊”小兔子一脸歉意地看着叶修。

“去呗。”叶修有点失落。

小兔子一把抱住叶修,抬头望着他“狐狸先生,你说《小红帽》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呀……”

“你担心?”“唔……”“明天一起吧,我去拜访一位朋友,顺便送你过去。”

第二天,在叶修的护送下,小兔子平安到达空知林。

“辛苦了,蓝河。还有前辈。”喻文州微笑着望着蓝河身后的叶修“昂,应该的。”

回去的路上,蓝河犹如黄少天附体,“狐狸先生你怎么会认识喻队啊?你说的朋友是喻队吗?你和喻队怎么认识的啊……”

“蓝河?”“嗯?”“挺好听的,你知道我叫什么吗?”小兔子呆愣愣的望着他,摇了摇头“我叫叶修,记住了啊。”“哦!叶修你怎么认识……”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

6.

“叶修!嘿!”蓝河逆着夕阳的余晖向叶修跑来。

“你怎么现在约我出来?晚上的千波湖可没有白天安全啊。”叶修笑着说。

“今天我成年了!”蓝河举了举手里的胡萝卜蛋糕,抬头笑着说“我想和你一起过生日,大春他们说晚上的千波湖有萤火虫,特别美!”

“……傻。”叶修抬手捏了捏蓝河的耳朵。蓝河觉得有一股电流从耳朵漫向全身,酥酥麻麻的

。“松开啊,痒……”“呵”叶修看着蓝河粉红粉红的耳朵,轻笑了一声“我偏不。”“你是小孩子啊!”蓝河一爪子拍掉了叶修的魔爪,溜到了一边。

夜幕降临,萤火虫从草丛、树枝、叶间飞了出来,那青绿色的光倒映在湖中,与天上的星和月构成了一副画。

“哇……叶修!你快看!好美!”“嗯……蓝啊。”“嗯?”“生日快乐。”

蓝河扭头看着一旁的叶修,此时的叶修被萤火虫包围着,像神明一般,眼里布满星辰。

蓝河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曾在书上看过的一句话“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蓝河回过神来发现叶修正笑着看自己,慌忙的低下头,挠了挠发烫的耳朵“嗯……生日快乐。”

7.

“叶修,我……我想请你去蓝雨玩。”蓝河坐在千波湖的一块岩石上,晃着腿,偷偷瞄着叶修。

“不去。”叶修果断拒绝。“为什么啊!”蓝河有些急了,跳下石头去抢叶修的烟叶。

“为什么不去啊!我们蓝雨超好的!你一定会喜欢的!”“你们黄少天吵死了,不去不去。”最主要是被他看见了,自己偷偷去看他这件事准会被说出去。

“不许这么说黄少!虽然是这么的……你你你怎么知道的!你又没去过!”“猜的。”叶修扭头说道。

他不会告诉蓝河,他经常偷偷溜进蓝雨看他。

8.

“叶修,明天你能带我去千波湖对面玩吗?”蓝河指了指湖的那边“对面可真美。”

叶修顺着蓝河指的方向看去“是挺好看的,不过大春他们不是不让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吗?话痨和手残也说过。”

自从某次聚餐得知叶修和黄少天他们很熟之后,叶修就彻底暴露了他对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嘲讽。

蓝河的嘴角抽了抽,干笑着,有些底气不足“那什么,我都成年了啊,而且他们是怕我走丢和遇见危险,这不有你吗,有你就不怕了啊。”叶修听到这句话时,目光暗了暗。

其实我才是那个危险,因为我每分每秒都想将你占为己有。

9.

蓝河生病了,痊愈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叶修。

蓝河一出蓝雨的大门就看见一脸憔悴的叶修坐在门边。

“叶修你怎么在这啊?”叶修抖了抖耳朵,站起来“你生病了?”“是啊,不过已经好了,可以出去玩了!”

为了证明自己已经痊愈,蓝河特意转了个圈,蹦了两下。

叶修松了一口气“好了就行,多休息啊,别刚刚好就到处乱跑,我先走了。”叶修摸了摸蓝河的耳朵,转身离开。

“那只狐狸终于走了,都在这坐了三天了。”“是啊,一看见老蓝好了就走了。”“呦~”

蓝河听着树上车前子和夜度寒潭的调侃,眼里蒙上了一层水汽“叶修!”

“怎么了?”叶修转身,憔悴的脸上带着笑。

“我有没有告诉你一件事,我真名叫许博……”

“我知道。”“诶?”“我知道你叫许博远,我还知道你喜欢我。”

蓝河有些慌了,他的秘密被叶修知道了,叶修……会不会讨厌他啊……

“噗”叶修看着不知所措的蓝河不厚道的笑了“巧了,蓝河大大,哥也喜欢你,要不要一起共度余生啊。”

叶修看着叶修张开了双臂,一把接住了向他扑来的蓝河“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蓝河最喜欢叶修了!”

END

2018.7.13

by包子大银

请求

拜托(:з」∠)_

糊不英俊:

_(´ཀ`」 ∠)_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一个小甜渣|・ω・`)

ummmmmm一个小甜渣,梗来源于昨天下午学校的法制讲座,很适合拿来撩人哦w(bushi)

叶修翻着被强塞入手中的法制科普传单,当他看到偷盗这一条时忽然笑了笑“小蓝,你犯了偷盗罪啊,得判个两三年。”

蓝河转头,一脸莫名其妙地盯着笑得像一只狐狸的叶修,愤愤道:“我偷你什么了你说!你敲诈我这么多稀有材料我还没说你敲诈呢我偷你什么了!”

“呵呵,你偷的东西可比这些稀有材料珍贵得多呢!”叶修轻笑了一声,抬手揉了揉蓝河的头“你偷的可是我的心啊,小蓝。”

看着笑得一脸宠溺的叶修,蓝河别过头留给叶修一个后脑勺,嘟囔了一句“叶修你犯规啊,黄牌警告……”

叶修看了一眼耳尖红得滴血的蓝河,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手上揉的更欢了。

暗恋那些事

这是一篇蓝蓝视角的论坛体,文笔渣而短小,不要嫌弃我啊爱你们啾咪(*꒦ິ⌓꒦ີ)

@蓝桥春雪:

谢邀。关于暗恋那些事我大概最有说的了。我暗恋对象是电竞圈的一位大神,火到没玩过那游戏的人都认识他。你们或许会认为我这是对偶像的爱,并不!我的偶像是黄少,才不是这混蛋。

我和他是认识的。那时他因为一些事宣布退役,正好碰上新区开服,他打算在那里东山再起,当时我也因为和公会一成员不和而主动申请到新区开荒。于是当晚,他连拿了三个首杀……不引起我注意力都难啊兄dei!!!于是我抱着为公会刷记录随便拉高玩的目的去私他,然后……被他坑了一堆稀有材料。我有一句桥立马必须讲。再往后一些,他绑了新区副本的记录和野图,从此十区噩梦开始。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特别喜欢逗我。有一次血枪手刷新,我带团刷。刷到大半,他带着他团突然出现,我们整个团都炸了,果不其然,boss归了他们。然后这家伙特不要脸的凑到我身边说了句:“哟小蓝,不好意思啊,又抢了你们的boss。”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兄弟,你也知道是又啊!你的良心呢!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我们!”我没好气的回道。他那九百的手速秒回“心在你那里啊,我要什么?你还不清楚?当然是你啊蓝团长,来我们这吧!待遇比你们蓝雨好不知道好几倍。”我去……我当时直接懵了好吗,爆手速敲了一句避重择轻的回答“滚啊我是蓝雨的人!!!!”然后原地下线。我摸了摸脸,烫烫的,心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丢人……”

后来他建立了一个公会,我立马被会长打包送去当卧底,可见他对十区的危害有多大,简直是一颗行走的炸弹。我在他公会当卧底没多久就被他发现了,让后被迫在那里帮他打了五天的工,还被戏称为头号保姆,心情复杂,我还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奸商的。

上周的首届世邀赛,我有幸成为战队的随从人员,终于有机会这么近距离接触他真人了。和想象中的一样,白白净净的,脸有些虚胖,皮肤成病态的苍白,手看起来很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看着挺欠揍的。他大概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扭头看了一眼,对旁边的人说了几句便笑着走了过来“小蓝?”我愣了一下“大神你怎么知道是我啊?”他轻笑了一声“啊,看着像那种一调戏就会炸毛的兔子。”嗯????!我感觉我的微笑破裂了“呵呵呵呵大神你慢慢玩我先走了。”“小蓝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人生地不熟的。”wtf?哥们你是来打比赛的不是来旅游的好吗???!“逗你的逗你的,哥走了啊,没事来找哥玩,0520,记住了啊。”“好……”从那天后他就忙得不行,直到世邀赛结束那天,国家队在他的领导下赢了,不愧是荣耀第一人,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当晚的庆功宴,被几个在荣耀上熟识的人劝了几杯酒后脑子一抽跑去向他告了白。他愣了一下,我还没等他开口就逃走了。我大概是怂了吧。毕竟现在的他身披荣耀,而我只是一个公会的高管。他于我就像一颗星星,闪耀而遥不可及。我的暗恋就到此结束吧。

回复:

君莫笑:小蓝你跑啥?把哥那晚准备说的都说了你跑啥?回去后游戏也不上信息也不回电话也不接的,快开门,我到你家门口了

蓝桥春雪 回复 君莫笑:???!

end

#包子的小剧场#:

包子(递话筒):叶神,关于前段时间您内人蓝团长在某论坛上说你总是欺负他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叶修:蓝啊,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微笑)

包子(点头):哦哦,欺负得哭不出来……嗯???[叶神你当众开黄腔真的不怕蓝团长让你睡沙发吗?|・ω・`)]

蓝颜祸水

第一篇叶蓝,希望各位大佬喜欢!(可以给我小心心嘛?超小声x)
https://shimo.im/docs/cE0VFstZtzUakNwr

酒茨小甜饼


“挚友喜欢的所有东西茨木都喜欢!除了红叶……”茨木低着头紧紧的捏着衣角,语气透露着满满的醋意。酒吞好笑的看着醋罐子茨木,颇为无奈的问道:“那你喜欢你自己吗?”“????”茨木一脸疑惑的看着酒吞。不是在说酒吞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吗??!怎么突然问自己喜不喜欢自己啊???“呃……挚友什么意思啊???”酒吞轻笑了一声,把手里提着的礼物袋挡在茨木面前“不是说我喜欢什么你都喜欢吗,我喜欢你,那你喜不喜欢自己啊。”茨木抱着袋子,红着脸抬头看酒吞,眼睛亮晶晶的“挚……挚友!”酒吞抬手将茨木的帽子扣下来“傻。”茨木将帽子抬起来时,只看见了转身没走几步的酒吞和他耳尖上的那一抹淡红。

他真的超棒超温柔!!!!!!

我家kbb真的超可爱啊啊啊嗷嗷啊啊啊啊!!!暴风式哭泣QwQ

#树洞#那些年你为本命cp助过的攻

@晴明大人后援会会长
    谢邀,这个问题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笑哭]。最近,我经历了我23年来最无奈的事——隔壁系暗恋(???)我的系草和他家呆萌发小在一起了。
    是的,我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从他抽风跑过来撞着我就说喜欢我和从我“恰巧”从我身边经过的呆萌发小的那一刻!我就觉得这事并不简单。这死基佬绝对是拉老娘当助攻的。那呆萌发小脸一僵,嘴一撇“噔噔噔”地快步走开了。要不是晴明大人在旁边,老娘绝对脱下高跟鞋甩那一脸得逞的死基佬脸上。:)
    后来我从青灯那得知这俩货是大二的学弟,通过呆萌发小的亲姐青灯太太的安利,我坚定不移的站了酒茨,他俩真的太太太甜了,老夫的少女心啊……后来我就经常看见系草在我面前晃,左一个学姐右一个学姐,一言不合就露出自以为狂拽酷炫实则智障无比的笑,这时候不用我回头我就知道小呆萌在不远处,好的,为了我的本命cp能在一起,我……他妈也忍不下去了。我的内心无时无不在呐喊者:欧!我的上帝!这两个蠢货什么时候才能结婚!他们这么好!我愿意帮他们出钱!
    我为了校里各位太太能产粮愉快,于是连夜为系草写了一份《追茨一百法》。第二天,不出意料看见了系草,我从包里拿出来资料扔在了他脸上。系草一脸懵逼,低头看了看,露出来势在必得的自信的表情,朝我投来感激的目光。哦,不用感谢爸爸,我只是为了我的粮。
    其实我听青灯说过他俩的那些事的。他们两家是邻居,两家父母关系很要好,每逢佳节还要在一起吃饭,孩子们的关系也顺理成章的很好。小呆萌因为出生时脐带绕在了右手,导致右手没什么力。学校里的孩子总是因为这个捉弄他取笑他,他也只是默默承受着。系草这个小魔王终于看不下去了,把那群熊孩子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当着他们的面亲了茨木一口说:“小呆萌是我的人,你们以后谁敢欺负他。”然后他俩上了中学,一个懵懵懂懂、精力旺盛的年龄段。那时候小呆萌那股中二劲还没过,整天绕着系草叫挚友,系草总是一脸不耐烦地将怀里的衣服扔到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小呆萌头上却不知道他自己笑得有多温柔,眼神有多宠溺,大概是那个时候,系草对小呆萌的感情就发生了改变了吧,可小呆萌却没发现。说起来系草也挺可怜的,据青灯这知情人士透露,他家这对不靠谱的父母经常把他俩扔在家或者拜托系草父母帮忙照顾一下便出去旅行。拜托系草父母照顾时,小呆萌总是挨着系草一起睡。早晨,暗恋对象躺在怀里却什么都不能干的滋味应该特别美滋滋吧。
    接上次我给系草助攻,他俩的进度有了提升。以前系草对小呆萌最多只限于牵手和拥抱,嗯,对于小呆萌来说是友谊的表现。至少现在小呆萌不这么认为了,因为系草向他告白了。当然,我们感情迟钝的小呆萌被吓跑了。
    小呆萌被吓跑后就变得很忙,与其说忙,还不如说是有意躲着系草。从从前天天粘着系草到刻意躲开,是个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这俩货有什么。据他们系的太太们报道,小呆萌每次看见在门口等他的系草就会很怂,每次都准备趁着人群溜走但每次都被系草逮住,这时候小呆萌就会目光闪躲,手挠挠头然后颤颤巍巍的说社团忙。前两天,系草还没发现什么,后知后觉小呆萌从来没怎么忙过,绝对有问题。一去小呆萌社团,不出所料,小呆萌果然不在。要解决这件事,大概只有让小呆萌来找系草了。于是这位大爷淋了个冷水澡又去阳台吹了半个小时的冷风,成功的发高烧了。系草骗小呆萌说自己是去他社团门口等他吹了冷风感冒的。小呆萌特别自责,照顾系草的时候任他亲亲抱抱。大概小呆萌也知道了自己对系草是什么感情了吧。
    今天平安夜,他俩终于在一起了,来自目睹完酒茨二人在平安京广场圣诞树下拥吻的答主。
                                                  2017年12月24日
青灯古佛:!!!这俩混球终于在一起了??!有生之年!
平安京老司机:emmmmm,这系草和小呆萌似乎是我们系的……在一起了??!完美!
是蒲公英不是逗猫棒:看见他俩在一起了我就放心了[老父亲的玩笑]
想要成为大明星:是经济管理系的两位大佬吗??!好甜!!!
酒茨胸部挂件:wc!!!疯狂撒花!!!
看见我请催我去画画:辛苦了助攻小姐姐!今晚短漫私发你!w
回复:在酒茨门外偷听:花鸟太太求微博!
       在酒茨窗外偷窥:求LOFTER!……

小甜饼!不甜不要钱!(*ˊᗜˋ*)